王志文当年到底有多红?看看他的6位前任,你就懂了

Mark wiens

发布时间:2020-06-30

在民国剧《情深深雨蒙蒙》当中,王琳饰演的“雪姨”令人印象深刻,和她搭档出演的老戏骨寇振海也是可圈可点。尽管寇振海在剧中活得比较悲惨,不过在现实生活中,他的婚姻则相当幸福。6月7日营业员的职责

王志文当年到底有多红?看看他的6位前任,你就懂了营业员的职责

爱迪生曾说:

“好的爱情会渗入灵魂,温暖着每一条血管,跳动在每一次脉搏之中。”

这样的爱情,王志文经历过六次。

1966年,在上海一户普通民居里,诞生一男婴。

他长相平平,却白白胖胖,父母盼他日后能志向高远、文理兼得,唤作“王志文”。

普通的家境、微薄的收入,让王志文鲜少接触艺术,可在报志愿时,他却填了北京电影学院。

离考试还有一个多月,他出了车祸。母亲劝其放弃,他则咬牙坚持,“我就是爬,也要爬到考场。”

就这样,王志文成了第一个被“抬”进考场的人,更成了当年的“北影状元”。

自此,他的人生开辟新天地,爱情之果也越结越多。

刚一进校园,王志文便被眼前的繁花给迷住了眼,“哇,好多美女哦!”

林芳兵就是其中一个。

她婀娜多姿,又妩媚娇羞,瞬间便抓住了王志文的心。二人因排练剧本相识相恋,感情纯粹的很。

虽有过几年温暖时光,但终究逃不过“毕业就分手”的魔咒。

他们之间,终究是露水情缘。

告别林芳兵,王志文又遇到了潘婕。

彼时,对方已出落的格外俊俏。为了考上北影,她找王志文做辅导,一来二去的,便有了意思。

潘婕家境很好,人又温柔,但却有一颗“不安分”的心。她不肯拘泥于这狭小的四方天地,渴望独飞,也渴望更大的勇敢。

但王志文给不了这些。

青年作家彭湃在《当我们的青春渐行渐远》一书中写过一段话:

“我们匆忙赶路,却逃不掉孤独疲惫;我们豪情万丈,却藏不住遍体鳞伤;我们回头想念,朋友已各自走远。你以为青春的旅途是殊途同归,谁知道它名叫后会无期。”

二人既然选择的是不同的路,就算再爱,也要含泪说拜拜。

潘婕进了娱乐圈,开启姹紫嫣红的后半生,而王志文则进了校园,当了老师。

又时髦又年轻,还有点幽默细胞,不多时,他便成了女学生眼中的“白马王子”,其中也包括徐帆。

徐帆是个大胆的女孩,她不愿将情爱埋在心里,诉诸出口后,王志文便和她宣告了爱情的开始。

为了离“白马王子”更近些,徐帆在外租了个小房子,过起“寻常夫妻”的日子。

为你洗衣、为你做饭、为你千千万万遍。

可一味的付出,绝不是爱情该有的模样。时间久了,矛盾也便来了。

徐帆学习期间也会出去拍戏,和哪个导演走得近了,和某个演员有绯闻了,王志文都会气得跺脚。

试想,一个有大男子主义的人,是不会容忍心爱女人与别的男子你侬我侬的,“少女,你这是在玩火!”

徐帆受不了控制,王志文听不得解释。没办法,只能走向离别。

1993年,在拍摄《过把瘾》时,王志文与戏中女主江珊相恋。

江珊是个有主意的女孩,除了细致到骨子里的贤惠外,人家对演戏也别有一番研究。

这一点,与他不谋而合。

可拍戏永远只是拍戏,荧屏上的五光十色,不过蔓延到生活中来,区区一个江珊,也绝不是王志文的终点站。

告别旧爱,他又遇到“大美女”许晴。

这可是个“有特点”的姑娘。出身书香门第,有家室有背景,人又长得漂亮,可就有一点——“作”!

她希望把爱牢牢攥在手里,更希望用套索锁住眼前这个男人。

一次两次还好,时间久了,谁都受不了。纯正的爱敌不过可怕的细节,这段感情还是也告了终。

那之后,王志文沉寂过一段时间,他想用时间填补心灵的空缺、修复难解的伤痕。

可他忘了,爱情才是最好的解药。

后来,王志文遇见田海蓉,她不“作”,也没那么多心思。可二人终究因聚少离多,而劳燕分飞。

有人说,“王志文当年有多红?看看他的6个前任,你就懂了。”

在世人眼里,这六个女人,就像功劳簿上的勋章般,彰显着王志文的不凡与才气。

可再多前任,也无法给他一个答案,人至中年,最想要的毕竟还是家庭。

后来兜兜转转好几年,王志文与陈坚红结婚。对方是大名鼎鼎的豪车总裁,身价达千万。模特出身的她,有颜有身材,能力绝不逊于前六位。

结婚那天,王志文穿着整齐,笑意盈盈,像是终于等到什么似的,他开怀的像个孩子。

是啊,在情场里打滚多年,能有这个归宿,也算得偿所愿。

营业员的职责 曾经喊着“一声闺蜜大过天”的港普F4,已过不惑之年。回头看,似乎只有洪欣,还在酿着那杯苦咖啡。 5月29号,陈法蓉晒与蔡少芬、朱茵、洪欣的闺蜜照。 照片中,蔡少芬身穿粉色条纹衣,细纹明显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